绿色制造领跑产业链
来源:经济日报    时间:2021年04月12日    分享:

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的华为云服务数据中心占地3.5万平方米,1500架机柜的年均电能利用效率仅为1.32。该数据中心全年约有10个月的时间使用自然冷源制冷模式。此外,冷水机组、冷冻水泵、冷却塔风机等设备均采用变频控制方式,根据设备运行状况实时调节温度,大大减少散热所需的能耗。

“随着我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不断推进,数据产生量和处理量快速增长,减少数字经济能源消费和碳排放是当前制造业转型升级中面临的新课题。”赛迪研究院节能与环保研究所所长赵卫东说。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这意味着我国将更加坚定地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走上绿色、低碳、循环的发展路径,实现高质量发展。”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

制造业空间布局面临调整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将对我国制造业发展带来哪些影响?赵卫东认为,从全球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看,多数发达国家是在完成工业化、城镇化之后实现碳达峰的。中国按2030年碳达峰计算,届时人均GDP约2万美元,城镇化率70%左右。相比发达国家,我国碳排放达峰是在工业化进程尚未完成、人均GDP水平不高、城镇化率较低的情况下实现的,这既对我国制造业产生重大挑战和变革,也为我国制造业未来发展创造新机遇。

赛迪研究院节能与环保研究所研究室主任郭士伊认为,随着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应用逐渐减少,光伏、风电、水电、核电、氢能等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会越来越多。生产要素的变革将导致制造业空间布局发生变化,东北、华北、西北等风光资源丰富的地区与西南等水资源丰富的地区将获得新竞争优势。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将推动光伏、风电、新能源汽车、氢能、绿色建筑等一系列新产业、新领域出现,为我国经济转型升级、打造现代产业体系创造新机遇。”在郭士伊看来,制造业企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变革期,从事低碳绿色产业的企业将迎来更多发展机遇,而传统制造业企业也可以通过研发绿色低碳技术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随着欧盟、中国、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和地区先后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全球制造业产业链将进行新的国际分工与合作,并形成新产业格局。产业链上的龙头企业会通过强化供应链的碳排放管理,推动各级供应商开始低碳转型,全球生产网络低碳化转型将成为未来制造业发展的一个大潮流。

“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将对目前的全球生产格局产生冲击。”郭士伊说,在发动机、飞机、汽车等传统制造业领域,中国要迎头赶上的难度非常大,但在光伏、风电、新能源汽车等低碳领域同发达国家的差距比较小,甚至在某些领域或环节占有优势,碳中和为中国制造实现“超车”提供了新赛道。

image.png

行业龙头率先构建绿色供应链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提出,工业领域要推进绿色制造。“十三五”期间,我国绿色制造重点围绕绿色工厂、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绿色标准等关键环节开展绿色制造体系建设,通过示范项目带动整个制造业绿色转型发展,取得较好效果。

“‘十四五’期间,要打造更加绿色的制造体系,带动整个工业乃至经济结构的低碳转型。”赵卫东说。

推动产业向绿色转型,科技型制造企业责无旁贷。“通过推进终端产品和信息通信行业碳中和路线,可以引导和带动整个产业链,甚至上游原材料供应商的绿色改造和可持续性发展。”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介绍,联想打造了集“绿色生产+供应商管理+绿色物流+绿色回收+绿色包装”于一体的信息披露平台,拥有上百万供应商和部件组成的全球绿色供应链体系,其中95%以上的供应商都符合绿色规范。

“行业重点龙头企业应积极构建绿色供应链,将自身绿色环保实践推广至一级供应商及产业链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带动其开展节能环保改造,实现整个产业体系绿色、循环和低碳发展。”杨元庆说。

在联想集团全球最大的个人计算机研发和制造基地——联宝科技的生产线上,采用了自主设计的新型低温锡膏焊接工艺,该工艺可有效解决困扰电子产品制造流程三“高”难题:高热量、高能耗、高二氧化碳排放量,对节能减排贡献巨大。相比较传统的高耗能行业,科技企业虽然不是单点耗电量最高、环境污染最大的行业,但其供应链较长、产品特性复杂、使用范围较广、使用时间较长,总体耗电量巨大。

“科技企业应加快制定长期低碳发展战略和碳中和路线图,通过集约化发展、绿色技术研发等途径不断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减少污染物和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的排放。”杨元庆认为。image.png

把两个“70%”降下来

“推动制造业生产方式向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方向转变,关键在于调整产业结构。”赵卫东介绍,我国工业能源消费占全国能源消费的70%左右,钢铁、建材等六大高耗能行业占工业能源消费的70%左右。10年前煤炭占能源消费的比重也在70%左右,自2012年开始,煤炭消费占比在不断下降,“要实现制造业的绿色低碳转型必须把另外两个‘70%’都降下来”。

何建坤认为,要实现碳强度持续大幅下降,必须降低能耗强度。通过调整和优化产业结构,大力发展数字经济、高新科技产业,抑制煤电、钢铁、石化等高耗能重化工业的产能扩张,实现结构节能。

位于大同市灵丘县的秦淮数据集团太行山能源信息技术产业基地,有亚洲最大的单体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在这里,一架架服务器24小时不停歇运转,完成海量数据的即时储存、运算和分发,而支撑这些数据运算的电力,全部是当地的可再生能源。

“我们从电力架构推动技术创新,从根本上优化数据中心运营系统,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秦淮数据集团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居静告诉记者,集团2020年用电量超过10亿千瓦时,超大规模算力园区可再生能源电量占比超过51%,实现二氧化碳减排量约36.9万吨。

据了解,2020年,秦淮数据与山西大同市、河北张家口市累计签约可再生能源开发协议装机容量达1300兆瓦。“到2030年,集团直接参与投资的清洁能源装机容量将不少于2吉瓦。以‘零碳算力’理念打造绿色能源与数字基建开发运营并举的数字经济产业新场景。”居静说。